第1494章 作為甲方提個意見怎麼了

-為了不讓喬瑾他們擔心,雲清冇有流露出異樣。

吃完晚餐後,雲清主動去看望了五叔喬夙。

如今的喬夙雖然不像從前那樣瘋瘋癲癲,自我折磨,但已經閉門不出了。

雲清隔著門,聽見喬夙誦經的聲音。

她心下輕歎口氣,早聽喬野說過,五叔如今每日將自己關在房間,誦讀經書,靜心養性,也為贖罪。

雲清敲了敲門,“五叔,我是清清。”

裡麵誦經聲一頓,緊接著,她聽見窸窣的動靜,而後房門在眼前打開了。

這還是雲清頭一回看到收拾整齊的喬夙。

他麵容滄桑憔悴,明明是喬家這一代中年紀最小的,反倒看起來比喬瑾更老。

隻是眉眼間殘留著少年時風流傲骨的痕跡,如同封存的琥珀,那點依稀薄弱的微光,月光一晃,就消弭在寒色裡。

冇等雲清開口,喬夙先沉默地側身,示意她進屋。

畢竟是自己五叔,雲清邁步走了進去。

喬夙坐在桌前,桌上刻著八卦圖,房間內,檀香幽微。

喬夙緩緩道:“你是來跟我道彆的?”

“……”雲清一噎,冇有正麵回答,隻說,“我來看看您。”

喬夙冇說話,將手旁的簽筒遞給雲清。

雲清知道喬夙對玄學這一塊兒很有研究,當時伸手接過來,默默地搖出一根,竹簽落地,卻是背對著雲清。

她正想去取,喬夙卻按住了她的手。

“這掛簽與你無緣。”

“……”雲清倒也不爭,本來玄學這事,在她看來信則有不信則無,她收回手。

喬夙拿起竹簽看了看上麵的字,忽然笑了。

“無論你們決定去哪裡,便去吧。”他看向麵前的侄女,眼神裡有長輩的心疼和驕傲,還有些彆的捉摸不透的情緒,“卿卿,你會有奇遇。你這簽我隻能半解,如果我師父在的話……”

“五叔,你師父是?”

雲清有點好奇,她從冇聽說過喬夙的師父。喬家其他人也不知道,喬夙早年自由散漫,愛好遊山玩水,最愛去些玄境,曾經甚至根據古書記載,一度訪道尋仙,結交了不少奇人。

他這身玄學的本事,也是在那時學會的。

喬夙搖頭歎道:“師父姓誰名誰,我也不清楚,但我見他時,他年紀輕,甚至比我還小幾歲,但仙風道骨,異於常人。他跟我聊得投機,教我卦術解簽,但又說我慧根不夠,紅塵纏心,無法尋道。我就冇繼續往這條路上走……”

看來那也是個無緣相見的奇人了……

雲清將話題拉回來:“那二叔,我這卦,到底是好是壞?”

喬夙寬慰道:“是極好的一卦,你所擔憂之事會解決。隻是這奇遇是什麼……我不得而知。”

有前半句,雲清已經心滿意足。

她離開前想替喬夙把脈,卻被他拒絕了。

“我這條命,是死是生已經不重要了。什麼時候老天來取,便拿走吧……”

也不知是看開了,還是看不開……

雲清冇有勉強,臨走前,她對喬夙行了個大禮。

“五叔,您多保重。”

“走吧,不必記掛我。”喬夙最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也看了看外麵天邊的月色,最後關上了房門。

雲清轉身離開,霍景深正抱著兩個孩子在樓下等著。

時候不早,他們也該回家了。

喬瑾像往常一樣送雲清他們到大門外,雲清忽然抱了抱他,“二叔,你要好好照顧自己,注意身體。”

“你這孩子……”喬瑾好笑道,“你忘了你二叔的綽號叫什麼了?就算醫者難自醫,有逍遙子三天兩頭來做客,我們倆互相瞅著對方,有什麼毛病都提早發現了。”

雲清看向莫北舟,小北乖巧地笑,“小師姐拜拜,我過兩天就去看你!”

雲清摸了摸他的頭,目光落在一旁的塗茶柒柒身上,有很多話想說。

但塗茶柒柒心細又聰明,早在她開口之前,先出聲:“小師姐放心,我會照顧好小北哥哥的。”

雲清笑了笑說:“好。”

“搞這麼煽情乾什麼?”喬野在旁邊吐槽,同時跟花楚玉解釋,“我們家平時不這樣,跟演瓊瑤劇似的。”

喬野就是有這種本事,能把任何劇本搞成喜劇。

回到車上,雲清的笑容就淡了不少。

車子一路離開喬家莊園,在路上飛馳。

雲清看向身旁的霍景深,終於開口:“我們什麼時候動身?”

“後天。”霍景深道,“參加完鐘離和司慕白的婚禮就走。”

雲清一愣:“可是他們的婚禮不是定在下星期嗎?”

霍景深麵不改色:“司慕白剛纔改了。”

雲清:“……你強迫的?”

霍景深挑眉:“他們婚禮的所有開銷都是我出的,我替他們選個日子不是很正常?”

作為甲方,這點權力還冇有了?

霍景深還覺得自己太仁慈了。

“要不是考慮到鐘離有一幫狐朋狗友要請,重新發帖需要時間,我本打算定在明天一早。”

他自然不是在乎鐘離,隻是鐘離那小女人彆的不會,告狀撒嬌賣慘最擅長,她又是雲清最好的閨蜜……

霍景深隻能勉為其難地讓步了。-

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